不一样的IT生态思维

IT生态区域拓局新路径(二):华南区数字化市场空间是否已过繁荣期?

为迎接时代新征程,新发展,维端网近日展开IT区域市场调研,旨在探究新时代区域数字化市场的体量、机遇与边界,为广大IT合作伙伴提供市场新机遇参考。

继华东区之后,本期内容聚焦华南区域:

“今年生意虽没有往年高速增长,但有过半数量的渠道伙伴在选择转型,或者转换赛道上收获颇丰。”东莞正康联科技负责人刘信说道。

东莞位于广东省中南部,与广州市、惠州市隔东江为邻,是著名的制造业重镇,其常住人口达到822万,排在广州、深圳之后,是广东的第三大人口大市。

在即将过去的2022年,东莞的科技制造业在疫情的冲击下,仍然可以保持相对平稳的运转。同时,该地区并没有显现大的产业负向变化,这主要得益于宏观政策的帮扶。

在粤港澳大湾区这一轮的建设浪潮中,依托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战略机遇,东莞致力于打造粤港澳大湾区的国际制造中心,进一步强化城市的科技创新成果的转化功能、扩大开放合作的示范功能和现代优质生活的服务功能,形成与香港、广州、深圳更高水平协同联动发展的新格局。

实际上,自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东莞的科技产业至今仍然处在政策帮扶+市场支撑+自主创新的发展态势中。

其排位在大湾区两位区域老大哥之后:分城市来看,深圳是粤港澳大湾区中当之无愧的科创之城,截至2021年底,深圳是唯一拥有超2万家高新技术企业的大湾区城市,而广州的高新技术企业也有超1.2万家,东莞数量位居第三,预计达7387家。

在2020年至2021年期间,高新技术企业数量增长最快的城市仍是深圳,两年间增长了3000家左右;紧随其后的是佛山和东莞,分别增长2266家和1173家。此外,深圳2020年PCT国际专利申请量为2.02万件,占大湾区内地城市总申请量的七成以上;东莞同年的申请量位居深圳之后,为3787件。

然而对于IT生态伙伴来说,生意也并没有出现大的转机。企业是TO B生意不温不火,数字化大单上也鲜有一些亮点。

“加上今年市场受到疫情冲击,整体压力增大,但从项目成单来看,东莞似乎成为整个广东甚至华南区域的一个缩影”。刘信表示。

作为我国经济开放的桥头堡,华南区域经济繁荣同步带动了本地IT市场的发展,一直走在全国的前列,有当地合作伙伴向维端网表示,华南的IT市场从2010年开始,经历了十年的高速增长,每年的增长率都在60%以上,而今年增长是40%。

“这大概是预示着广东传统IT市场的繁荣期已经过去。而积极的一面在于,华南区产业转型趋势越来越明显,云服务与智能化加速落地的大势下,行业客户与生态伙伴都在逐步从新兴技术层面找机会,提振竞争力“。刘信表示。

广东与其它省份最大的区别在于它是个多元化市场,这主要是因为广东聚集了大量的外资企业,不同背景的企业对于IT产品亦或是数字化服务的采购往往有自己的偏好。

“广东聚集了大量的台企等外资企业,这些企业选择数字化服务产品时往往更愿意选择具有丰富行业经验及市场话语权的科技品牌”。刘信强调,他所接触的一家台资企业CTO,在选择云服务项目时,第一个问题便是要看该项云服务在海外的落地案例。

以东莞制造业为例,行业客户在数字化采购上突出了以下特点

行业客户希望数字化服务能够在低端生产环节替代低端劳动力,实现劳动力平均素质和高级生产要素占比提升,在既定业务目标上提升产业全要素生产率和资本回报率,扩大产业竞争优势;

另外,客户始终强调数字化技术能够帮助行业客户融入全球化生产网络,例如,人工智能和协作平台等数字技术能够为客户提供网络会议、远程协助和网络直播等“面对面”交流形式,消除空间距离带来的交流约束,实现不同价值链环节企业的数据共享、协同研发、同步决策等,提升协同分工效率。

第三,客户要求数字化解决方案可以以客户为中心,对消费者实施个性化、定制化生产,最大限度地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加大产品为中心的产销模式的市场竞争力提升,主要是实现供销在一定时间跨度内的总量平衡。

在渠道维度上,市场规则既有挑战,更有新变化:

众多的外来企业也决定了华南IT市场的特殊性,华南区是个典型的成熟市场,各个IT大商,都搭建了自己的生态体系,并且一般都有严格规定,避免自己的生态伙伴销售竞争对手的产品,然而,这一规则正在被打破。

从今年开始,一些渠道重叠的现象在广东市场开始增多,“原来是做A品牌的代理商,现在也开始做竞争对手B品牌,尽管厂商有规定不能做竞争对手的产品,但是厂商也无法阻止渠道的选择。”有渠道表示。

以往,在经济繁荣的华南区域,政府、企业、以及打工者是推动当地IT市场的主要力量。然而,近两年愈演愈烈的产业变化正在改变这一局面,一些企业逐步向成本更低的内地迁移,使得数字化需求减少;同时,越来越多的企业在数字化转型上更加趋向于向云、数据及智能技术要提升效益。

在某生态伙伴看来,经济环境的变化注定了广东甚至华南区域在传统IT领域的增长幅度已经相当有限。

据她估计,在华南区域,数字化终端消费层面,五级以上的城市家庭已经基本购买了PC,并实现了100%的覆盖,而六级农村市场的购买潜力也很有限。分销商的库存压力增大了,一些低价抛货的现象使得整个市场的价格呈现出无序状态。

另一方面,企业端传统价值链向数字价值网络转化。供应链以企业为节点,侧重研究企业之间资源的传递关系,产业链以产业为节点,侧重产业布局与分工协作关系,数字技术强化企业与关联企业之间联系的同时,也加强了供应链与产业链之间的融合。

由此,以制造企业为主的供应链与产量链为龙头的华南区,对数据资源予以整合、对生产经营流程予以优化的需求大于传统IT基础设施价值节点的需求,由此,过去擅长方案整合的生态伙伴也不得不开始趋向于通过独立开发软件,或者与上游平台厂商通过联合创新来改变自身的行业竞争力。

一位生态伙伴表示:过去华南区的生态规则是,只要集成方案能让客户满意就能收获增值效益,现在是必须要在云与数据的技术生态背景下,凸出自身对行业的理解,以及行业应用突破的服务方能在客户的业务版图中找到自身的一席之地。

事实上,这即是折射出华南区IT生态体系正在面临的新路径:逐步从传统IT业务向云、数据及智能化增值空间要效益,以合作伙伴背后的大厂优势为切入口,使能客户,赋能业务。

赞(19)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端网 » IT生态区域拓局新路径(二):华南区数字化市场空间是否已过繁荣期?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不一样的IT生态思维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