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IT生态思维

行则将至 自动驾驶网络是诗,但不在远方

(文:张戈)“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但ADN在改变4G和5G,甚至是整个通信产业。5G是一项划时代的技术,另一维度的“自动驾驶网络”,意义显然不只是划时代。它经常不被大众感知,经常与汽车自动驾驶技术混淆,却是通信产业的终极梦想。

网络发展的“最终目标”

自动驾驶网络(ADN)一直是,有史以来最雄心勃勃的目标。它被描述为网络发展的“最终状态”。MWC2022将此技术列入年度“最佳网络软件突破奖”短名单,也是意在表达通信产业对“最终目标”的追求。

或可如此比喻更为形象。1886年,北京有了第一条铁路;1971年,北京第一条地铁正式运营,1992年,“二环路”通车;1993年,首都机场高速公路建成。再此后,就如岳云鹏的相声:“啊、啊、啊呀五环,你比六环少一环。”

刨除调侃成分,城市交通与通信网络的发展何其相似。北京的铁路、地铁、环线、高速,环线就如网络通信中,传输网、移动网、数据中心网等不同的域。各域之间交叉纵横,且各域自身都在极速“膨胀”。

问题也由此而来。过去十年,数据在快速增长,网络也在快速延伸,运营管理成本由此居高不下,且通信行业运营支出增长快于其收入增长。不仅如此,运营商运维模式也在面临着巨大挑战:业务开通周期长,带宽动态调整难;人工为主的被动运维效率低下,亟需提升;用户需要提供差异化SLA体验。

“自动驾驶网络”正是在此背景下提出,希望将“人工智能、云、大数据”等数字技术与SDN、VNF等网络技术,在信息通信产业的深度融合,实现业务全自动部署,网络自适应自演进。

自智网络的思考很有代表性

由此可见,面对诸如运营成本、业务模式、运维压力等方面的挑战,“自动驾驶网络”已成为运营商数智化转型的必由之路。针对此方向,ORAN也算一种思路,但堂吉诃德精神拯救不了通信产业面临的挑战,软件质量、平台垄断、故障定位等是问题,还有“计算”好不容易才走到边缘,难道还要走回头路?

“自智网络”显然得到了更多组织和企业的支撑,而且从标准制定,到应用落地进展都相当快。2019年之后,TMF、ETSI、ITU-T、GSMA等国际标准化组织,纷纷启动“Autonomous Networks(自智网络)”项目,从架构、分级(L1~L5)等层面制定产业标准。

全球诸多运营商也以此标准制定战略,并提出了明确的演进时间表。根据调研:有70%的运营商计划到2024年达到L3自智网络。中国移动、中国联通、MTN等行业领先运营商发布了到2025年L4的战略目标。

但不可否认。挑战肯定存在,而且还不小。通信网络经历30年发展,已经演变成一个超级复杂体,承载多业务、多专业、多领域、多厂商,而中国通信网络之复杂又当数全球第一。要想走向自动驾驶,本质上是由一个超级复杂体进化成超级智能体。

对此,华为的思考就很具有代表性。自动驾驶网络是超级智能体,但它的目标态是是指挥全网的超级智能大脑,还是一群分布式小脑;是只需要自顶向下改造OSS就能实现自动驾驶,还是需要OSS/管控/网元三层都实现自动驾驶;是在老网络、成熟业务先实现自动驾驶,还是在新网络、新业务上实现自动驾驶?

2019年,华为正式发布“自动驾驶网络”解决方案并与各大运营商创新实践。随着深入的实践,上述问题也都逐一有了答案:复杂的智能体不可能一蹴而就,分布式智能是更实际的解决方案。既然是分布式智能,就需要在网元层、网络管控层业务层都注入智能,一同实现自动驾驶。同时,任何转型应以商业价值为先,考虑网络的复杂性,应优先在新业务、新网络上率先开展自动驾驶创新。

L3并不遥远

正是以此思路的细化,华为构建了“环境感知、态势分析、自适应意识、在线规划和适应性决策”五大架构能力,并基于内生智能、单域自治、跨域协同原则,打造并推出了领先的L3级自动驾驶网络解决方案。

其实,自动驾驶网络与汽车自动驾驶颇为神似,也总是不可不免地被进行对比。两者都定了了L0~L5的演进标准,而且现阶段都处于L2~L3的演进过程中。例如,汽车自动驾驶L2级是人为主、车为辅;L3级是车为主、人为辅。

自动驾驶网络也是如此。2021年,中国网络整体处于L2规模应用阶段,先进省份在5G基站节能、家庭WiFi配置自闭环、SPN业务自激活等方面开始了L3的点状应用突破。其中,家庭业务作为综合自动驾驶等级最高的领域处于引跑位置,有望率先达成L3。

华为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则率先达到L3级别,甚至是L3.5级,而且针对不同应用场景,其也体现了不同方面的价值。在toH品质家宽场景,可以实现85%的质差业务自优化,以浙江移动为例,QoE差用户下降了43%;营销成功率提高到68%;在toB专线电商化场景,实现60%的专线业务自发放,订单下发和订单发放时长从月缩短到分钟和天。

以天津移动为例,1年之内市场份额增长4%,新订购ToB专线8000多条;在toC智能运维场景,可以实现60%的故障自诊断,提升运维效率。以河南移动为例,运输问题单减少48%,支持27种运输故障识别。

自动驾驶网络的终极目标

回归此次世界移动大会(MWC2022),华为ADN自动驾驶网络联合MTN集团,进入“最佳网络软件突破奖”短名单,就是对上述思路,以及思路落地解决方案的认可。MTN集团是南非最大的电信运营商,在非洲和中东20余个国家开展业务,并因此制定了打造“泛非地区”第一平台和第一联接的“Ambition 2025”战略。

华为ADN解决方案创新的自智网络架构,为MTN集团在固定网络、移动网络、运维等领域注入智能,实现网络不断走向自动、自愈、自优。华为ADN解决方案高效的网络管理能力,也在帮助MTN集团实现业务一站入云、故障智能修复、网络流量调优。

MTN承载网网整体资源利用率,由此提升30%,拥塞流量优化效率从3小时缩短为5分钟。MTN在其南非子网部署休眠小区作检测修复试点,运用华为ADN故障自诊断和自修复能力,成功将该场景的发现、分析和恢复整体历时从小时级降至5分钟。

当然,这也只是开始。自动驾驶网络路阻且长,但行则将至。MTN集团有望在2023年实现L3网络自动化水平,2025年达成L4,逐步做到用智慧改变网络并实现其最终目的。而华为的自动驾驶网络的终极目标,也一定是不断改进网络价值指标,为用户提供自动、自愈、自优、自治的网络体验。

赞(10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维端网 » 行则将至 自动驾驶网络是诗,但不在远方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不一样的IT生态思维

联系我们